第3003章 最终之战(十六)大结局

牛铁印猜测的越准,就越让巫金觉得可怕,攻击的也就更加猛烈。

可惜,秘纹结界太坚固了,巫金连星爆都施展了,还是无法撼动一丝。

无奈之下,只能求助二长老。

二长老得知牛铁印是将军的元神分身,立刻启动神庙攻击。

万道金光从天而降,先是击落盘旋在上空的先锋战舰编队,然后凝聚成一把金光巨剑,斩破小虚空舟结界,劈在牛铁印头顶。

牛铁印和脚下的小虚空舟一起,砸入下方的山中。

然后牛铁印又硬生生砸穿坚硬的小虚空舟,在山体中砸出一个深不可测的大洞。

可是,秘纹结界依然毫发无损。

反而因为脱离了界石领域的干扰,和牛铁印的融合更快了。

“巫金,神庙需要时间才能进行下一次攻击,你杀不掉他,快去和神农他们汇合,尽量灭杀七蝎族的有生力量,然后集合力量,专门对付将军!”

界石中,一直观察形势的九老出声提醒。

巫金虽心有不甘,却自知不是将军的对手,为今之计,九老说的才是最好的办法。

一挥手,空中出现四艘小虚空舟。

这是他突破到紫府后,能驾驭的数量极限。

心意一动,以最快速度,返回主战场。

主战场中,四长老和将军打得天翻地覆,而轩辕鸿和神农带领的巨人,则被一群天蝎阵围攻。

好在轩辕鸿和神农配合默契,神农的盾牌又擅长防守,这才勉强撑住。

四艘小虚空舟借助俯冲之势,呼啸撞向南北两侧的天蝎阵。

天蝎阵的攻击顿时被扰乱,有一座还被小虚空舟撞了个趔趄,轩辕鸿抓住机会,一剑刺入其腹部,用力一搅,阵法立刻崩散。

“巫金暴露了修为?”

神农稍微一愣,便大概猜到发生了什么事,运气怒吼道:“伏羲,动手!”

话音刚落,战场地面突然冒出数十只硕大的手掌,抓向地面上的天蝎阵。

更多的则是抓向巨人将军的脚腕。

手掌出现的太突兀了,所有的天蝎阵都相继中招,要么被抓住尾巴,要么被抓住蝎足,还有两座比较倒霉的,直接被绊了个跟头。

轩辕和神农抓住机会,疯狂宰杀。

就连将军也被突然出现的手掌绊了个趔趄,挨了四长老一枪。

“给我滚!”

将军巨大的右脚在地上狠狠一跺,地面便宛如海浪一样汹涌翻滚。

所有手掌都被震散。

此时,所有天蝎阵已经全都被击溃,无数的暗血楼门徒和凶兽好像没头苍蝇一样,到处乱窜。

神农和轩辕鸿趁机疯狂屠戮。

神农手里的盾牌,对失去阵法庇护的暗血楼门徒和凶兽杀伤力太大了,每一下砸下去,都是一大片。

将军长戟猛然发力,振开四长老,想要去攻击神农和轩辕鸿。

金光巨剑再次降临,将军只能停止脚步,举起长戟对抗。

咔!

高达百丈的将军,膝盖以下被砸入山石之中。

“给我破!”

长戟划破虚空,带着雷霆万钧之势,刺入金光巨剑。

金光巨剑被震碎,化作万道金光,向四周崩散。

空中的先锋战舰编队遭了殃,除了距离较远的古斯指挥舰,其他的都被金光击落一空。

“干掉他!”

神农和轩辕鸿放弃屠戮暗血楼门徒,围上去和四长老一起狂攻将军。

先锋战舰和天蝎阵全都被击溃,巫金、精卫和敖穹没了对手,敖穹龙尾一摆,去支援神农三人,巫金和精卫则按照计划,接替神农和轩辕鸿,全力追杀暗血楼门徒和凶兽。

地下,庞大的手掌再次出现,配合巫金和精卫追杀,同时疯狂拉扯将军的脚步!

“你就是个缩头乌龟,以前躲在灵虚,现在又带人围攻,是英雄,就和我单挑!”

将军知道四长老孤傲,便使用激将法。

四长老脸色有些难看,却没有理会,只是手上的长枪,攻击更加迅猛。

将军虽然厉害,但是双拳难敌四手,逐渐被打得抬不起头。

远处,牛铁印冲天而起,迅速化作和乙双一样的巨人。

手中凝聚出一柄长刀,狂奔而来。

对于高达过百丈的巨人来说,十几里不过是十几步的事。

眨眼之间,牛铁印已经扑来,借助狂奔之势,一刀劈向曾经的师父神农。

神农竖起盾牌挡住长刀,旁边四长老长枪一挑,直刺牛铁印面门。

将军的经验是在宇宙战场中磨砺出来的,本身实力也高于神农等人,随着元神分身加入,形势立刻被逆转,天河一方的神农等人完全被将军和元神分身压制。

双方再次进入胶着状态。

突然,周围涌出无尽混沌之气。

巫金的界石领域降临,把几大元神高手都笼罩其中。

混沌之内,神农等人的速度、力量都得到一定程度的提升,而乙双和牛铁印的动作则变得滞涩。

虽然并不能影响太多,但是此消彼长之间,神农等人和将军的差距就变小了一截,剩下的一点差距,也被天河一方的人数优势完全抹平、反超。

天河一方有三座元神高手带领的大阵,外加肉身强大的敖穹,以及虎视眈眈的神庙。

而七蝎族方面,天蝎阵和先锋战舰编队都被击溃,地面上的暗血楼门徒和凶兽正在被精卫追杀,尚能一战的只有将军和他的元神分身!

如果没有其他底牌,将军和元神分身都只能被围攻致死。

七蝎族当年就是仓促作战,想一举荡平太阳系,能动用的底牌自然远不如扎根太阳系的天河一族。

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底牌了。

发动这场决战之前,将军最大的底牌是遥控旗舰参战。

到了之后才发现,旗舰已经被天河族用重重阵法包围,即便是他这个主人,元神也无法渗透这些阵法。

来之前,将军已经想到了这个这可能,可是却不能不来。

巫金已经认主界石,拖得越久,对他越不利。

事实证明,他的决定是正确的。

这才多久,巫金就成长到了如此地步,再拖下去,形势对他会更加不利。

没有其他底牌,只能硬拼。

可是周围的混沌之气太烦人了,让将军觉得束手束脚。

“这就是界石的力量吗?”

将军眼中充满渴望之色:“巫金一个紫府初期,就能发挥这么大的威力,如果我来驾驭的话,族内的那些混蛋老家伙,谁还敢阻我?”

抬头看了一眼悬浮在空中的巫金,心中瞬间做出决定。

想要破局,还要从巫金身上下手。

乙双和牛铁印本就是同一灵魂,不用交流,两人同时燃烧元神之力,逼开众人。

然后牛铁印冲天而起,直扑巫金。

只要干掉巫金,最终的胜利,必将还是他的。

可是牛铁印刚刚飞起来,头上就出现一把金光巨剑,硬生生把他劈了下来。

被金光巨剑劈得狼狈不堪就算了,神农几人还趁机联手打了一轮强攻,为了护住他,乙双被逼的再次燃烧元神之力,又中了四长老两枪,气息都变得有些不稳了。

“待我脱困,此生必定屠净天河族!”

乙双咆哮着施展三头六臂。

刚才燃烧的元神之力数量很少,只要能逃出太阳系,还能修炼回来,但是施展三头六臂持续作战,消耗的元神之力就多了,已经影响到他的根基。

“你先脱困再说吧!”

趁他病,要他命,轩辕鸿冷哼一声,率先燃烧元神之力,攻击更加猛烈。

片刻之后,轩辕鸿爆发结束,神农跟上。

神农结束,四长老又跟了上来。

就连地下出现的手掌,也不时变得更加坚韧有力。

乙双和牛铁印无奈,只能继续燃烧元神之力抵挡。

虽然将军的元神之力比神农等人更加浑厚,但是架不住人家打车轮战啊。

最关键的是,神农三人驾驭的阵法,绝大部分攻击使用的是阵法力量,真正动用自身的元神之力非常少。

加上在神庙里虎视眈眈的二长老,以及拥有界石的巫金。

真拼到最后,鹿死谁手还难说呢。

将军也是个狠人,发现很可能被对方慢慢磨死,当机立断,决定拼一把。

乙双和牛铁印同时爆发,暂时逼退几人之后,两人突然背对背,融合成为一个人。

融合之后,相貌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,气息也变得更加可怕。

长戟简单一挥,就把神农连同盾牌一起砸得后退好几步。

紧接着,轩辕鸿和四长老也被长戟荡开。

将军冲天而起,准备再次拿下巫金。

事态紧急,二长老强行凝聚金光巨剑,可是还没凝聚成功,就被将军搅散。

巫金维持界石领域影响几大元神高手,已经拼尽全力,根本无力对抗将军。

其实就算他处于巅峰状态,对上将军也是死路一条。

“休想走!”

一只巨大的手掌钻出地面,缠上将军的脚腕,硬生生把他拉到地面。

“藏头露尾的家伙,给我出来吧!”

将军手中的长戟陡然刺入地面。

地面下传来雷鸣之声,显然交手已经开始。

片刻之后,一个穿着八卦袍的人影冲出地面。

“他就是伏羲吗?”

巫金好奇看过去。

伏羲身穿长袍,手持一方八卦镜,白发飘飘,看起来温文儒雅。

“诸位,阵眼被他破掉了……”

话音刚落,远处的山峰便一座接着一座的倒塌。

伏羲以群山为阵,阵眼被破,这些山峰便撑不住了。

有伏羲坐镇地下,不管是袭扰还是攻击,都非常方便,现在阵法被破,己方失去了一张底牌。

“将军已经融合,咱们不是他的对手,再打下去,只能被他各个击破。”

伏羲平静说道:“诸位,献祭吧。”

说完,身体直挺挺向后倾倒。

巫金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呢,突然觉得身上一凉,然后体内多了一股磅礴雄浑的气息。

“九老,什么情况?”

巫金被吓了一跳。

“这是伏羲他们为了最后一战,创造的献祭之法。”

九老说道:“将军实力非凡,神农他们没有把握击杀,如果到了最后,看不到击杀他的希望,神农他们会把自己的元神献祭给你,由你集合他们所有人的元神之力,击杀将军。”

“如果我能成功击杀将军,他们还会恢复吗?”

“不能。”九老摇头:“不管成功与否,献祭之后,他们都会死亡。”

“死亡?!”

巫金心中一紧,涌起一股难掩的悲哀:“这么重要的事,为什么都不跟我商量?”

“告诉你有什么用呢?徒增烦恼而已。”

九老说道:“你不必难过,他们早就活够了,死亡对于他们来说,不值一提。比如伏羲,女娲牺牲之后的每一天,对于他来说都是煎熬。你如果心里觉得难受,那就全力以赴,杀掉将军!”

“为什么是我?”

“因为除了你,没人可以承受他们四个人的元神之力,会被撑爆的。而你是界石之主,界石会帮你容纳他们的力量。”

巫金还在消化九老的话,耳侧传来四长老的笑声:“巫金,接下来就看你的了!”

下方,四长老带着钧天大阵撤出战团。

大阵轰然而散,四长老的身体软软倒下。

下一秒,巫金身体一震,气息变得更加雄浑。

神农和轩辕鸿对视一眼,同时爆发禁术,逼退将军。

“不,我不同意献祭!”

巫金对着下方怒吼。

可是轩辕鸿和神农根本不听他的,自行解散大阵。

“照顾好你母亲。”

轩辕鸿对着巫金微微一笑。

“振作起来,带好潜龙!”

神农也对着巫金笑了一下。

然后,两人一起倒下。

巫金的气息变得强横无匹,比起将军来只强不弱。

界石领域也变成了数万丈大小。

但是巫金并不高兴,心中只有无尽悲痛。

下方,天河一方的数千名筑基高手都愣在原地,不知所措。

阵法是主动解散的,他们倒是没有被反噬,只是不知道接下来应该干什么。

去和那个百丈巨人战斗?

估计他们这些人一起上,都不够人家踩几脚的。

巫金沉浸在复杂的情绪中,将军可没有。

“杀光他们!”

对着暗血楼门徒和凶兽下达攻击天河一方筑基高手的命令后,自己则手持长戟,杀向巫金。

巫金不得不收摄心神,通红的双眼看向下方的将军。

都是这个人!

一切的灾难,都是这个人带来的!

巫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憎恨一个人。

反手拔出轩辕剑,俯冲而下!

“黄口小儿,也敢跟我动手,既然你送死,我就送你一程!”

将军嘴上嘲讽,手上却没敢有半点懈怠。

长戟刺出漫天锋芒,笼罩巫金。

然而就在此时,无数混沌之气聚拢而来,笼罩将军和长戟。

如果说之前的混沌之气让将军有深陷泥沼之感,那么现在的混沌之气则让他如同镶嵌入石头之中。

长戟每挥动一下,都变得吃力无比。

漫天锋芒自然消散一空。

但是巫金的速度却陡然加快无数倍,宛如瞬移一般,瞬间就到了将军头顶。

轩辕剑携带着滔天怒意,刺破巨人头顶,然后一路向下,直刺心脏位置。

将军的巨人之身再也无法保持,轰然崩散。

“怎么会这么强?”

将军大吃一惊,来不及细想,巫金已经到了本尊头顶。

有了前车之鉴,将军不敢大意,闪身躲避。

但是在混沌领域内,他的速度被大大削弱,只来得及侧开一步,轩辕剑已经到了,擦着他的耳朵,刺向左肩位置。

之前在牛铁印身上见过的秘纹结界自动浮现,但是这一次,却没能拦得住巫金。

将军的左臂直接被轩辕剑削掉了!

但是将军连眉头都没皱一下,单手持戟,猛地刺入巫金腹部!

然后在轩辕剑即将割到脖子的时候,一脚踹开巫金,飞快后撤。

巫金的肠子都被长戟勾了出来。

只是一眨眼的功夫,两人的伤势全都自动愈合。

然后,两人再次撞击到一起。

这一次,巫金的左臂被削掉了,将军的左腿则被巫金刺了一剑。

撞击!

分开!

伤口愈合!

断肢重生!

……

巫金拥有神农四人献祭的元神之力,还有界石领域,速度更快,力量更强。

将军战斗经验丰富,对自己也狠,每次都拼死以伤换伤。

两人一时间难分胜负,从地面打到天上,又从天上打进山里。

山峰倾倒,砸出漫天烟尘。

空间被打碎,出现道道黑色裂纹。

……

最开始的战场上,暗血楼门徒和凶兽在古斯的驱赶下,包围了天河一方的筑基高手。

所有人都知道,最终决定整个战场胜败的,还是巫金和将军。

但是双方谁也没有消极怠战,也不敢消极怠战,一上来就以命相搏。

一个个潜龙倒下了,一个个神殿护卫倒下了,一个个七国大陆和方壶战士倒下了……

有巫金认识的,也有不认识的。

伴随着他们一起倒下的,是数量更多的暗血楼门徒和凶兽。

……

……

地球,龙城。

中心广场竖立起一块巨大的石碑,上面刻着一个个名字。

最终之战,已经结束十年。

当年,巫金在二长老、敖穹和精卫的配合下,硬生生磨死了将军。

当巫金赶去支援潜龙等人,那边已经牺牲了很多人。

在地球上对付凶兽浪潮,牺牲的普通战士更多。

这座石碑上刻的就是牺牲在那一战中,龙城籍贯的烈士。

一个身材高挑的姑娘,在石碑前放下一束鲜花,挽着叶院长的胳膊:“奶奶,咱们回去吧。”

“明月啊,你不能忘了他们啊,他们都是和你爷爷一样的英雄。”

叶院长边走边说。

“嗯,我知道。”巫明月重重点头。

“你爸爸真的决定要把地球上的所有人都收进界石吗?”叶院长又问道。

“是的,亚特兰蒂斯和七国大陆的迁徙已经结束了,只剩下地球了,等地球迁徙结束,爸爸就可以打开锁灵大阵了。”

巫明月说道:“爸爸早到了紫府极限,只要打开锁灵大阵,他马上就可以突破到元神。”

“古斯当年留下了警报器,一旦打开锁灵大阵,七蝎族可能就会得到消息。”叶院长显然有些担心。

“那有什么?”巫明月却自信满满:“警报器把消息传回七蝎族需要很长时间,等七蝎族组织人手穿越星空赶来,爸爸说不定已经修炼到合体期了,到时候来多少人都是送死,说不定他们还没来,爸爸已经杀到七蝎族祖地了……”

两人迎着朝阳,越走越远……

喜欢超凡透视请大家收藏:()超凡透视新更新速度最快。